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教室里看小H片
教室里看小H片

教室里看小H片

阿强是我邻居,从六七岁就在一起玩。大家叫我阿军,细细的回忆起来,我们玩得最多的是弹玻璃球,真是枯燥无聊的灰色童年啊。

强老家是湖北人,为什么来我们河北我不知道。很小的时候的事情记得不多,记得有一次我母亲上晚班的时候,把我托付给强的妈妈照顾,和他妈妈一起吃晚饭,看到他们有吃生的蒜苔,而且只是沾一些酱油。我感到很好奇,但是没有吃。

记忆就很深,到现在我也从没生吃过蒜苔。

强的父亲从来没有被他们提起过,我也没有见过。强的性格软弱而且自卑。

平日里,强就像我的小跟班,总是会和我一起玩。虽然强比我大一点,但是他却总好像苯苯的样子。我们一起上了小学,那时候强总是受人欺负,记得小学四年级的一次,他和别人在操场上打架,被人按倒在地上,是我发现后跑过去,给了上面那个家伙一脚,狠狠地踢在脸上。

当时那家伙看来了帮手骂几句就跑了,回头那家伙也找了几个帮手回来寻仇,其中一个大一点的竟然是我的远房亲戚,好笑的很。结果就不了了之了。后来我对强说:「你是我的好朋友,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。」他低头不说话,我知道他一直在听。

初中的时候我们开始在一起看毛片,看得过瘾时,大鸡巴就已经不行了。我就让他把裤子脱了。我一边摸着他的屁股一边手淫,有时候也会好奇的去抠他的屁眼。他不说话,就忍着。

记得那次是初中考试前的最后一次,考试以后学校放假,我们就偷偷的流进了教室里。那时候家里没有dvd,但是学校为了教学方便给我们每一间教室都配了电视和DVD,我们又租了盘录像带偷偷在教室里放,拉上所有的窗帘,关好门,我斜靠在课桌上,他就栽歪在我的腿旁。看得是一个三级片,女主人公夸张地哇呀呀的叫,裸着白白的丰满的身子。

我的性慾大多时候是被她这样叫出来的,我就把左手伸到裤裆里,大鸡巴已经碰不得了,敏感的要命,我右手不知那时候为什么会摸上强的脸蛋,他转过来看住我,眼神很迷惘。「把他放到你嘴里」我握着大鸡巴说道,我以为他会躲开或者不理我,但他看了我一眼后就真的把头凑上来,凑到嘴边又停了下来,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我记不准确了,觉得很长,因为我也不知道,有点害怕。他就猛地一下子含了下去。

他没有来的及上下套弄,我就用手按住了他的头,拚命的射出来。这是我一生也难以忘记的片段,这不是同性恋,是在一起看毛片的两个不懂事的孩子的游戏,至少我当时这样的认为。他把我的精液咽了下去,看了我一眼,抹了一下嘴就继续若我其事的看录像了。

后来记不太清了,我记得应该是又让他把裤子褪到膝盖趴在我的腿上,我摸这他的屁股,偶尔抠一下他的屁眼,我又射了一次,不过是在卫生纸里,我没有在让他用嘴,因为自己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不怎么舒服,尽管大鸡巴无比的舒服,可能是那时我还是有些良知的吧。初中毕业我们就变得少来往了,只有假期会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