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煤矿淫之路

煤矿淫之路


字数:105548字
txt包:(102.22kb)(102.22kb)下载次数:69





赵大钢才进门,就看见儿子耷拉着一张脸在生气,老婆在厨房乒乒乓乓地弄晚饭,赵大钢正好听到她的话尾巴:「……我管不了你找你爸去!」

「啥事又找我啊?」赵大钢乐呵呵地钻进厨房,老婆正忙得一头大汗,见他进来,没好气说:「你那宝贝儿子要参加什么篮球比赛,打球就打呗,还买什么球衣!」赵大钢摸摸口袋,里面是刚发的夜班补助。「要不……给他买一身?」
他看看老婆。老婆瞪了他一眼:「哪儿来的钱?咱妈医院里还欠着一屁股债呢!」

赵大钢的母亲摔伤了腰,在医院里已经住了一个多月,前天老婆从医院回来后就一直黑着脸,8000块!几乎是赵大钢和老婆一年的收入!一提这事,男人就闷了。医院的钱不结,老娘就出不了院,而且继续住下去一天就要算一天的钱。

为了让老婆高兴,赵大钢把那几张钞票递了过去:「给。」老婆接过来数了数,看了他一眼:「你上个月下了24天井,一天6块,这才134。」赵大钢只好把口袋里那两张五元钞票拿出来,嘿嘿的干笑了两声。老婆拿过去,过了一会把那四块零钞塞过来。赵大钢一高兴,在老婆丰满的胸脯上捏了一把。「死人!」
老婆打了他一巴掌,朝外面努努嘴,示意儿子在。

饭菜上桌,儿子扫了一眼,却不动筷子。老婆吃了两口,瞧着儿子:「又咋了?」儿子说:「怎么一点荤的都没有?」老婆声音一下高了:「荤菜?想吃荤的自己去挣,咱家就只能吃这个!」赵大钢连忙说:「冰箱里好象还有两根火腿肠。」

儿子就着火腿肠吃了两口,眼圈就红了。赵大钢心里堵堵的,儿子已经16岁了,看上去壮实得跟牛犊子一样,平常又在学校篮球队打球,饭量本来就大,又是长身体的年纪,家里的素菜当然不会对胃口。本来话多的老婆也不说话,她一不说话就是心里有气。果然,晚饭后收拾停当,儿子进了自己的房间,老婆把卧室房门一关,就坐在床头不说话。

赵大钢拿起张报纸,看了半天什么也没看进去。听见老婆喂了一声,他连忙抬起头来。「下个月我弟的儿子满月,儿子要买球衣,哪个不要200块钱,还有妈的帐单,咱哪儿去找那么多钱去?」是啊,哪儿去找那么多钱去?现在煤矿效益滑坡,赵大钢累死累活一个月挣不了600块钱,老婆早就下岗,在街口摆了个卖烟的小摊,一个月也只能挣200块钱,这点钱能管什么用?

「要不,你还是去找张顺去借点应急?」听见女人的话,赵大钢没吭气。女人最见不得他这样,眼睛一瞪声音就高了八度:「你说话啊,你不说话就拿钱出来!」赵大钢闷闷地说:「我去哪儿拿钱?」女人瞪大眼睛看着他,眼泪忽然流了下来。赵大钢最见不得女人哭,女人一哭他就看见她的眼角有了几分明显的皱纹,当年她可是煤矿数出着的漂亮女人,跟他17年说起来也没过几天好日

子。
「你哭什么?别哭了,啊,快别哭。」他笨手笨脚地安慰她。

「每次让你去借钱你都是这样,我知道,你要面子,但是张顺以前是你徒弟,哪次家里有困难不是他帮忙?你不去借咱妈就一直呆在医院里?」老婆啜泣着说。
一提到老娘,赵大钢没辄了,心一横:「我去,我去还不成吗!」说着就走出了门。

走在去张顺家的路上,赵大钢心里有说不出的别扭,如果不是老娘的病,他是死活不会再去找张顺的。

张顺是他十年前在煤矿收的徒弟,那时张顺还不到二十岁,还是白白净净一后生,跟他这样一身蛮力浑身都是疙瘩肉的矿工不大一样。赵大钢没少照顾他,张顺家里穷,赵大钢还把自己的几身旧衣服送给了他。张顺脑子特灵,别人花两三个小时才能出一车煤,张顺自己琢磨的土办法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出一车,那时候师徒俩关系好得跟一家人一样。不过几年后张顺就辞了职,到深圳下海去了,再过了几年张顺回来,居然在城里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酒店,已经完全没有当年的窘迫。而赵大钢还呆在煤矿,但这时煤矿的效益已经一年不如一年,他也不是没想过换工作,但是他初中毕业就在煤矿工作,除了一身力气外什么都没有,只有继续当他的矿工。这几年赵大钢家日

子难过,没少找张顺借钱,张顺从来都是「师傅师傅」地叫他,说借多少就借多少,也不催着让他还,算起来前前后后一共也有4000多块了。

快走到张顺的酒店了,赵大钢犹豫起来。上次,大概两个月前吧,也是找张顺借钱,张顺把钱给他后硬要留他吃饭喝酒。赵大钢推辞不掉就留了下来,他本来就没什么酒量,几杯下去就脸红脖子粗的。张顺的酒量也不行,没多久就醉得直往赵大钢怀里倒。他攀着赵大钢的肩膀,笑嘻嘻地说:「师傅……你这样的日

子徒弟可……可看不下去了,不如另外找个工作,保你……吃穿不愁!」

赵大钢苦笑着:「你师傅啥本事没有,就这副身板,谁肯要咱啊!」张顺嘿嘿笑着,拍着赵大钢鼓鼓的胸脯:「师傅,谁……谁说没人要?别人不要……我要!」赵大钢只当他喝多了胡说,想把他扶起来到床上去。张顺一只手吊在赵大钢的脖子上,另一只手紧紧抱住他的腰,热乎乎的气息直往赵大钢脸上传过来,让他有点不自在。

到了床边,赵大钢想放下张顺,他却抱得更紧了。「张顺!张顺!」张顺睁眼看看他:「师傅……」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。赵大钢用力想拿下他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,张顺却突然把脸凑过来,一张热烘烘的嘴在赵大钢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。赵大钢恶心了一下:「张顺,你干什么!」张顺嘿嘿笑着说:「师傅,你让我再亲一下……我……我给你钱。」

赵大钢一听这话,觉得像吞了只苍蝇:「张顺,你把你师傅当成什么人?!」
说着手一用力,把张顺丢在床上就要走。张顺抓住他衣角:「师傅……你何必那么死性呢……嘿嘿,反正让我亲一下你又不少什么。」赵大钢气得一甩手就往外走:「你……真是疯了!

赵大钢虽然没什么文化,但不是个笨人,难怪张顺已经30岁了却一直不肯结婚。他在张顺酒店门口踯躅了片刻,心里一直在掂量。他知道这一进去,有些事情肯定会不可避免的发生,他是个男人,是个有老婆有儿子堂堂正正的大男人,但是……正在这是,酒店的迎宾小姐看见他:「赵师傅,你找我们总经理么?」
赵大钢来不及思考什么,就被小姐带到一个套间。「总经理,赵师傅来了。」
说完就带上门退了出去。西装革履的张顺正坐在办公桌前,笑眯眯地看着赵大钢:「师傅,您来了。」

赵大钢被张顺直勾勾的目光瞧得有点不自在,自己本来比张顺高大,现在好象却成了他面前的一盘菜。「嘿,张顺,最近家里又出了点事情……」赵大钢说着,脸不知怎么烧了起来,「想找你……应应急。」以前他找张顺借钱,三言两语就解决了问题,这次他却怎么也提不出那个钱字。

张顺心里不禁有几分得意,那天他喝多了,把自己隐藏了10年的秘密当着师傅的面说了出来,赵大钢夺门而去的时候,他还有些担心,不过后来他很快想明白了,说了也好,让赵大钢心里有谱,而且师傅迟早还会来找他,如果再来那他张顺就占了九成九的把握。果然,现这个让他惦记了十年的师傅不就真的送上门来了么?

张顺嘿嘿地笑了两声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递过去:「师傅,不是徒弟多嘴,你何苦为了面子,把好日

子白白放过呢?」赵大钢捏捏信封,超乎自己想象的厚,听了张顺的话,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。张顺朝他贴近了一步,赵大钢本想躲开,捏着手里的钱,却挪不开步子。张顺见状,胆子大了起来,一只手竟摸上了赵大钢的屁股。赵大钢身子一抖,脸腾地红起来。张顺的手毫不客气地又摸又捏,赵大钢什么时候经过这样的阵仗,哆嗦着朝门口看了一下:「张顺……」张顺哈哈笑道:「师傅,这里没我的允许,谁都不准来。」说着把门反锁了。赵大钢心里还在七上八下,张顺的手却已解开了他的皮带,伸进了男人那茂密的下腹。
赵大钢还没有老婆以外的人摸过他那里,而且又是个男人,这种异样的感觉让他身体竟然有些发烫。

张顺抓住赵大钢的屌:「师傅,你鸡巴怎么这么大?」赵大钢臊得脸红脖子粗:「我……我怎么知道。」张顺撸了几下,赵大钢那根鸡巴就硬了起来,像条粗粗的棍子。张顺把赵大钢按在办公桌上,一把把赵大钢的裤子扯了下去。赵大钢本想阻拦,但想起信封里的钱,那阻拦反而变成了无力的挣扎,令张顺格外兴奋。

「师傅……徒弟我想了你好多年……让我尝一下……」说着竟将赵大钢的屌含进了嘴里,赵大钢从来没被人含过鸡巴,连老婆也没有过,那种滋味让他浑身发抖,没几下就在张顺的指引下冲到了高峰: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精液射了张顺一脸,自己小腹上也有很多。

张顺看着羞臊不安的赵大钢,嘿嘿笑了两声,将他反过身去,背对着自己。
赵大钢的屁股因为长期体力活的关系显得健壮饱满,令张顺忍不住吞了两下口水。

赵大钢只觉张顺的手指摸进了自己最隐秘最羞耻的地方,臊得不行:「张顺,你饶了你师傅吧……」张顺嘿嘿笑道:「师傅刚刚我让你爽过了,你还没让我爽呢。」

不去理他,将精液涂在了赵大钢的屁眼上,掏出自己早已硬得邦邦硬的鸡巴,就捅了过去。

赵大钢啊地叫了一声,一根肉棍已经借助精液的润滑捅进了自己身体,他疼得浑身冒汗,张顺却觉得爽得不行:「师傅,你这里真紧。」一边说一边弄,还用手去抓赵大钢已经软了的鸡巴。赵大钢趴在办公桌上,肛门处又疼又涨,被张顺弄的几乎有了便意。「张顺……不要弄了,我……我快要拉出来了……」
张顺笑道:「师傅,你放松一下就会觉得好的多,放心,你是拉不出来的。」
赵大钢只得咬牙忍耐,本已软下去的鸡巴竟又被张顺撸硬了。张顺的鸡巴不断往赵大钢的深处弄,赵大钢被弄的头晕眼花,身上全都是汗。好半天才听见张顺啊啊地叫了两声,朝赵大钢身上挺了几下,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。

张顺拿出几张卫生纸,擦干净自己鸡巴上的秽物,又递了几张给赵大钢:「师傅,擦一下吧。」赵大钢不敢看他,在自己屁眼上轻轻擦着,那里一碰就火辣辣的疼得人倒吸冷气。赵大钢擦完了一看,纸上有红红的血迹。张顺看见了:「师傅,你也算被我开了苞破了处,照规矩,我再给你1000块钱。」说着真的拿出十张大票子。

赵大钢想想,还是接了过来。张顺瞧出他心里别扭,开导他说:「师傅,其实不就是这么回事么?你在矿上累死累活一个月,还不如今天这么半个小时。人不要活的那么累嘛。」赵大钢提上裤子,恶狠狠的瞪了张顺一眼:「那老子不就成了卖逼的?!」

张顺哈哈笑着说:「其实不都是玩么,你让嫂子玩是夫妻感情,让我玩是挣俩钱花。女人可以卖逼男人怎么不能卖?呵呵,实话告诉你吧师傅,你当我这生意的本钱怎么来的,还不是靠我在深圳卖逼卖来的。」赵大钢一愣,有点不相信。
张顺说:「女人卖逼是常事,男人卖却不是了,比女人的价钱高得多!」
赵大钢被张顺说的脑袋有点乱,但是手里的钱却是实实在在的,不由他不信。
张顺忽然凑到他耳边说:「要不这样,以后师傅来一次,我就给你200块,怎么样?」赵大钢吓了一跳,200块,他一个月的加班费也不过这个数!他看看张顺:「你……开什么玩笑!」

张顺哈哈笑道:「师傅,咱们也不说别的,你家缺钱,我缺男人,各取所需。」
说着抓住赵大钢的胸脯:「老实说,师傅,你这副身板要是出来卖不知道迷倒多少男人!」

赵大钢脸腾地又红了,不敢再听下去,装好钱拉开门就要走。张顺一把拉住他:「师傅,你再好好考虑考虑?」赵大钢恩了一声,只想逃出这个让他蒙羞的地方,甩开张顺的手就大步离开。

老婆点了一遍信封里的钱,惊讶地看着赵大钢:「8000块!这叫咱怎么还?」赵大钢掩饰住心里的烦躁:「说什么还啊,明天先把妈的钱结了吧!」老婆不吭气了,过来抱住男人:「我知道你不乐意管人借钱……」声音发腻,身子就往赵大钢身上贴。赵大钢被女人身上的味道一冲,身体立即有了反应,嘿地一声,将老婆按在床上……

随后的几天,赵大钢都没有什么劲头做事情,心里总是惴惴不安。不过看到老娘安全出院,儿子终于穿上了合身的篮球运动服,再加上老婆满怀的柔情,那种不安就少了很多。

这天下班,赵大钢刚迈进家门,电话就响了。老婆接起来,然后递给他:「找你的,是张顺。」赵大钢心里一紧,哦了一声,接过电话:「喂。」

「师傅,是我,张顺。」张顺的声音不急不徐,好象俩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「今天晚上有时间么?」张顺问道。

赵大钢明知故问:「干啥?」张顺在那边嘿嘿地笑起来:「师傅,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。」赵大钢看了一眼老婆,女人只道张顺有事情让赵大钢帮忙,连忙点头,轻声说:「你尽管去,其实我们还应该让张顺兄弟来家吃顿饭的!」得了8000块,连张顺都变成张顺兄弟了。

赵大钢心里还有些犹豫,张顺又说:「师傅,反正这事情呢,有了第一次,也就不在乎第二次了,就当工作累了,放松一下。」赵大钢一想也是,自己那可怜巴巴的工资,连给老婆儿子买件新衣服都不够,便说:「好吧,我7点到你那里去。」便放下了电话。

吃完饭,赵大钢就进了卫生间洗澡。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擦洗自己的身体,甚至连自己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隐秘部位也顾及到了。给屁眼涂肥皂的时候,他试着用手指头往里捅。开始有点紧,后来慢慢地一根手指都进去了,那种发涨的感觉让他回想起张顺的冲击,胯下的鸡巴居然慢慢硬了。赵大钢连忙把肥皂冲掉,换了身干净衣服出门了。

到了酒店,张顺还是在办公室等他。这屋子外面办公,里面就是卧室。见赵大钢来,张顺笑着上下打量着他。赵大钢被他看的有些尴尬:「你看什么?」
张顺嘿嘿一笑:「师傅,我这几天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。」赵大钢脸一红,不说话。张顺笑着托起赵大钢的下巴,热热的嘴贴上了赵大钢的唇。赵大钢呜地一声想推开他,结果被张顺死死抱住,连舌头都伸进了赵大钢的嘴。赵大钢从来不知道同性的吻是这么奇异的感觉,脑子一乱,被张顺一把按在了床上。

赵大钢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,但是没想到张顺的进攻是如此猛烈,让他措手不及,因此拼命挣扎。张顺的力气哪儿有身强力壮的赵大钢大,几乎就要给他推开了。张顺也不生气,笑嘻嘻地看着赵大钢:「师傅,操都被我操过了,你还假正经个什么?」

赵大钢第一次听张顺说这样的脏话,一愣:「你说什么?」张顺脸上的笑意突然消失了:「我们不早就说好了,我找乐,你拿钱!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再说男人的屁眼一次也是玩,两次也是玩,这事我没觉得有什么,要是师母知道了,嘿嘿。」

赵大钢脑袋轰的一声,乱了。张顺顺势将他衣服扣子和皮带解开,将无力反抗的赵大钢扒了个一丝不挂。上次张顺是初次得手,好多细微的妙处没有细细体味,这次就不一样了。他的手在赵大钢的裸体上肆意抚摩揉捏,赵大钢哪儿想过自己活了30多岁,还会有被徒弟扒光衣服操屁眼的一天,一时羞愧难当。张顺抓住赵大钢的鸡巴,掳了几下:「师傅,你的鸡巴真他妈大!」那根肉棍很快就变得硬邦邦的了,张顺又翻过他的身,把师傅的屁股扒开,用舌头去舔那黑红的屁眼。赵大钢只觉后面又湿又热,忍不住「啊」地叫了出来。张顺越舔,他越觉得发涨,后来这种感觉竟然成了一种难言的快感,赵大钢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屁眼竟如此敏感,几乎都要瘫在床上。

张顺见他的样子,欲火更旺,脱光自己的衣裤,拿出安全套和一瓶润滑油。
赵大钢小声问:「你干什么?」张顺说:「这涂在你那里,可以干得更爽一些。」

说着把润滑油挤在手上,涂在赵大钢的屁眼处。赵大钢又羞又臊,闭上眼睛任张顺把自己双腿大大分开,把润滑油在身体最隐秘处里里外外涂了个遍。张顺的鸡巴早就硬得不行,借着润滑油,顶开了赵大钢的肛门,一寸一寸地捅了进去。
赵大钢只觉得一根肉棍硬邦邦地插入自己身体,这种感觉就像女人被男人干一样,又羞辱又兴奋。由于有了润滑油,加上也不是第一次了,赵大钢的屁眼松了很多。张顺嘿地一声,鸡巴一挺竟然完全插了进去!赵大钢倒吸一口冷气,屁眼又热又涨,一股便意让他几乎无法自持。张顺抓住他的胸脯:「师傅,被男人操舒服吧?」说着开始抽插起来。赵大钢忍受不住,啊啊地叫了起来,渐渐地,他习惯了张顺的动作,嘴里的叫声渐渐变成呻吟。张顺干的兴起,把赵大钢的腿搭在自己肩膀上,鸡巴分外有力地插入赵大钢的穴:「嘿……我xxxx妈逼的……师傅你丫逼真紧……」

赵大钢的睾丸和鸡巴被张顺的肚皮摩擦着,非但没有丝毫疼痛感,反而有说不出的舒服和兴奋,一阵接一阵的刺激和舒爽……插了片刻,张顺忽然停下来:「师傅,怎么样,这种感觉爽不爽?」赵大钢此刻哪儿还顾得上说话,只有喘粗气的份儿。

张顺心里得意,继续猛操,边操边说:「师傅,你的逼操起来着他xx的爽啊!」赵大钢平常敦厚老实,哪儿听过这样的话,但是在张顺手里,他就像案板上的鱼肉一样,只有任他收拾的份。张顺把鸡巴插到赵大钢身体最深处,终于忍不住射了。赵大钢被他一下一下的撞击弄得像在空中飞行,就在张顺射精的同时,他也啊啊地叫着,鸡巴竟然也喷出了白花花的精液。张顺惊讶地说:「师傅,你被我干射了?」

赵大钢闭上眼睛,红着脸想让张顺拔出去,张顺却紧紧箍住他的腰,嘿嘿笑着:「师傅,你还是答应了我吧。」赵大钢双腿还搭在张顺肩膀上,又羞又恼地说:「答应你什么?」张顺说:「还是那件事,师傅,你出来卖吧。」

赵大钢听了,没有说话。张顺说:「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,再说这样那钱可来的容易了。」一提钱,赵大钢心里哆嗦了一下:「卖……卖给谁?」

张顺哈哈笑道:「先卖给我!还是那个价钱,我xxxx一次,付你200块钱,怎么样?」那边沉默了几秒,说:「这次算么?」张顺笑嘻嘻地拔出鸡巴:「算,算,当然算!」说着掏出两张大票子递过来。赵大钢见钱来的这么容易,心里忍不住骂:「老子拼死拼活一个月还不如撅着屁股爽一把,面子算他妈个鸟!」
终于豁了出去。

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,赵大钢从张顺那里「挣」了将近2000块钱。他把其中的1000存在了自己的小金库上,剩下的1000交给了老婆,说是在张顺那里帮忙得的辛苦费。要是说别的老婆一准得问个清楚,换成神通广大的张顺,老婆只有喜笑颜开的份,晚上就想和男人亲热。赵大钢干老婆的时候,第一次闭着眼睛,干着干着,才意识到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干张顺,这一下让他惊得身子一抖,射了。

第二天赵大钢又来到张顺的饭店。张顺正在忙,看见他来很意外,但是很高兴,因为这还是赵大钢第一次主动找上门来。张顺关上门后,笑着问:「师傅,是不是今天想要了?」这一个多月赵大钢虽然已经不像最开始那么羞涩,但还是比不了张顺的调笑自如,没有说话。张顺嘿嘿笑着说:「师傅,你先到201房间洗个澡,我再忙一会儿就过来。」

赵大钢便到201房间,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,洗澡后他也没穿内裤,就这么赤条条躺躺在床上看电视等着张顺。等了十五分钟,张顺还没来,赵大钢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睡着睡着,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身子。赵大钢迷糊中被扒开双腿,一条湿热的舌头把阴茎含住,不断地吮吸。煤矿工人的欲望很快被逗了上来,鸡巴很快就变得粗硬起来。他睁开眼睛,却发现趴在自己身上的竟然不是张顺,而是一个四十出头的陌生男人。

赵大钢吓得一把推开他:「你……干什么?」那男人有点惊讶地说:「你不是干那个的么?」赵大钢被他说糊涂了:「什么?干什么的?」那男人似笑非笑地说:「你不是在张老板这里卖的么?」赵大钢一听,心里明白了:「是张顺捣的鬼。」

他偷眼去瞧那男人,对方也正在看他,显然他那健壮成熟的男人身躯很吸引对方。「老兄,其实还不就是玩玩么,你不会是没接过客吧?」赵大钢支吾着说不出话来,让那人更觉得心痒。「这样吧,我再给你加200。」那人说着拿出皮夹,真的掏出了200元钱放在桌上,「你不要告诉张老板,算是我另外给你的小费。」

赵大钢觉得这人还不错,心里的防线先退了一步,想一次是玩,两次也是玩。
这么一想神色就自然起来。那人见他表情,知道有门,便去拉他的手,一拉就把赵大钢赤条条的健壮身躯拉到了自己怀中。赵大钢闭着眼睛,红着脸任这陌生人在自己全身上下肆意乱摸,他自己也在对方的进攻中渐渐起了欲望。

那人分开赵大钢的两条毛腿:「让我看看你下面。」说着手指头就摸到了睾丸下面。赵大钢「啊」地呻吟了一声,红着脸将最隐秘的部位暴露出来。那人的手在赵大钢的穴前轻轻抚摩着,让煤矿工人的阴茎渐渐粗硬了起来。「你真是不错,身材很棒,下面也不小。」那人越看越满意,几下脱掉衣服,赤条条地把煤矿工人压在床上:「看你也就三十多岁吧?」赵大钢说了自己年龄,那人惊讶道:「看不出来!」说着捏捏他肩膀上的肌肉,「啧啧,真是不错!」

瞬间,那人的东西捅进了赵大钢的身体,那种粗硬酥麻的感觉一下让煤矿工人有些晕乎。那人边抽插边问:「你有儿子吗?他多大了?」赵大钢双腿被架在那人肩膀上,粗壮的胳膊紧紧抓住床边,保持着平衡:「有,已经……16岁了……」

那人的动作越来越快,也越来越深:「嘿嘿,当了爹还被操,想想就让人兴奋!」赵大钢被他干得已经浑身冒汗,已经顾不得对方在说什么了,轻声呻吟起来。那人更兴奋了,把赵大钢翻了个身,换了个姿势又接着弄,弄了大概三十多分钟,煤矿工人的屁眼已经被弄的又滑又软,鸡巴插进去吧唧吧唧地响。那人又狠狠地插了几下,射了出来。

赵大钢这次被弄得只有爽意没有疼痛,十分舒服。那人见他还没射,拔出鸡巴后说:「你手淫出来吧。」煤矿工人就用手去掳自己的大鸡巴。见这个成熟壮健的男人赤条条地在自己面前手淫,那人觉得十分兴奋,又伸出两根手指头,捅进了赵大钢的屁眼。「啊——」煤矿工人屁股一抖,白花花的精液已经喷了出来。
「啧啧,不错不错,今天玩得很舒服。」那人一边擦手一边说,「你是我玩过的最棒的男人。」见赵大钢有些不自然的样子,又说:「干你的时候,你还是男人雄赳赳的样子,连叫床的时候也很舒服,一点也不像那些女人,这样的男人操着真爽啊!」

那人穿好衣服出去后,张顺进来了。赵大钢不敢正视他的眼睛。张顺笑嘻嘻地说:「师傅,怎么样,今天爽吗?」赵大钢半天说不出话。张顺看到床边两张大钞,说:「徐老板可是满意得很呢,师傅,你干这行真是很有前途!又轻松,又挣钱,你也爽了!」说着拉开被子,赵大钢还光着屁股,吓了一跳:「你干什么?」

张顺笑呵呵地说:「师傅让徐老板爽过了,莫非就把我忘了?」说着就朝赵大钢屁眼摸去。赵大钢又羞又窘,这不等于轮奸吗,他想挣扎:「张顺,今天就算了,我也射了……还没洗过……」张顺却不停手,把赵大钢肚子上的精液抹到了矿工的屁眼上,竟然也是湿漉漉滑溜溜的:「嘿嘿,师傅,没洗过最好,玩起来更松快!」说着,一挺屁股,一根肉棍就插了进去。赵大钢只有咬牙忍住。
张顺嘿嘿地又干了二十分钟,赵大钢只觉得屁眼又热又痒,那种滋味十分难熬。张顺边干边看师傅那又羞又臊又难熬的样子,十分过瘾,拍拍赵大钢结实的屁股:「夹紧点!」煤矿工人只得缩紧屁眼,夹得张顺直叫痛快:「奶奶的,从没干过这么舒服的男人屁眼!」

赵大钢只觉屁眼处又热又涨,说不出的特别滋味。张顺干到高潮,抱住工人粗壮的腰,叫了两声:「赵明!操!!赵……明!!」身子一抖,射了。

张顺喘着粗气趴在煤矿工人身上半天没动,赵大钢只得叉开大腿,用力把张顺的鸡巴从自己肛门里释放出来,那种由充实瞬间变得虚无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哼了一声。

「师傅,先别走,给我擦擦。」张顺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。赵大钢从卫生间拿来一条毛巾,去擦张顺的鸡巴。那根粗大的家伙已经软了下来,龟头上还残留着白色的精液。赵大钢擦完后走进卫生间,坐在马桶上,一股股热热的液体很快不由自主地从肛门里流出,都是那个嫖了他的男人和张顺的精液。

等赵大钢再出来,张顺已经在穿衣服了。煤矿工人嘴唇动了动,轻声问道:「顺子,你刚刚叫的是谁?」张顺看他一眼,嘿嘿笑道:「师傅,怎么了,叫叫而已。」

赵大钢一见张顺的笑就心里发虚,鼓足勇气问:「你叫的是不是……赵明?」
赵明就是赵大钢16岁的独生儿子。张顺继续穿衣服,没搭话。赵大钢有些急了:「赵明才16岁,你别打他什么主意!」张顺还是不说话,笑眯眯地要走,煤矿工人扑上去,抱住他的腿哀求道:「顺子,你别这样……你想怎么玩,我都随便你,赵明还小,还叫你叔呢,你千万别……」

张顺瞟了师傅一眼:「我不过是叫叫名字而已,嘿嘿,师傅你紧张个什么,不过你家赵明,长得可真不赖呀!」赵大钢看着张顺的笑容,心里一阵阵发凉:「顺子,就算师傅求你,从今以后,你……想让我怎么样我都可以,只求你放过赵明……」

张顺不耐烦了:「你怎么这么罗嗦,以后你只要听话,我就不去碰赵明。」
说完就开门走了,剩下个忐忑不安的赵大钢在屋子里发呆。

过了没几天,赵大钢丈母娘生病,老婆赶回几百里外的娘家照料,请了3个月的假。接下来的日

子,赵大钢都不敢再去找张顺,对儿子赵明也看得紧起来。
这时他才发现16岁的儿子至少在肉体上发育得相当好,1米78的个子已经跟他差不多高了,由于打了8年篮球,身体非常健美。不过儿子对父亲突然的管束十分不习惯,还是经常偷偷溜出去。

[本帖最后由a235630于编辑]